"

寒人掌機要

"

  “寒人掌機要”是劉宋時開始產生的政治局面,由宋武帝劉裕開創,到宋孝武帝劉駿時全面完善而形成的一種政治局面,并被此后的南朝各代所延續。不僅貫穿整個南朝,也被漢化改革后的北朝所借鑒以對沖門閥貴族對皇權的威脅,進而影響了整個南北朝歷史的政局走向,并延續至隋唐。

  “寒人掌機要”使寒門庶族勢力逐步控制了政治中樞,為寒人集團登上政治舞臺,進而取代士族奠定了根基,也為隋唐科舉制的創立奠定了基礎。

寒人掌機要

寒人掌機要——劉宋時開始產生的政治局面

寒人掌機要是怎么崛起的 主要的表現有哪方面

  南朝門閥士族衰落的過程,也就是寒人興起的過程。寒人,又稱寒族、寒門、寒士,庶族、素族,都是不屬于士族范圍的地主階級中沒有身分、特權的一部分。南朝寒人的興起是有其經濟原因的。這時由于江南地方經濟的發展,一些商人、高利貸者富裕起來,自耕農中也有一部分人上升為新的地主,再加上原來的地方豪強,所有這些人就構成了寒人地主的主要成分。南朝的開國皇帝都是出身寒門的。劉裕“起自布衣”,他的孫子劉駿稱他為“田舍公”。蕭道成臨死前說,“吾本布衣素族,念不到此。”梁武帝與蕭道成同出蘭陵蕭氏陳霸先“其本甚微”。這些皇帝都需要加強皇權。但是皇帝個人精力有限,不可能處理那么多日常政務,就要有人幫助辦理。世家大族都鄙薄實際事務,也根本沒有能力辦理,于是皇帝就委任給寒人地主。寒人地位低,便于使喚,“皆可鞭仗肅督”;又做官心切,竭力賣命干事。所以南朝統治階級內部關系上的一個特點,就是皇權與寒門相結合,來鞏固統治。

image.png

  南朝寒人的興起參與政權主要表現在三方面: 一、寒人擔任中書舍人、中書通事舍人,掌握機要。東漢以來,尚書臺權重。魏晉南北朝,尚書臺是行政執行機關,而比它更接近皇帝的中書監令專管機密,成為實際的宰相。到南朝宋孝武帝時,中書監令的大權又旁落到中書舍人或中書通事舍人手中。中書舍人本是中書省下屬官吏,地位并不高,晉時位居九品,但由于它能遞人奏文,出宣詔命,參與決策,因而權力越來越大,成為重要職務。宋文帝初年,寒人出身的秋當、周糾為中書通事舍人,并管要務,地位開始重要。孝武帝時開始把國家的機密要務轉到了中書舍人手里。戴法興從建康倉部令史起家,做到中書通事舍人,深得孝武帝信任,“專管內務,權重當時”。他家門庭若市,資產達千金。孝武帝死后,前廢帝年幼,一切政務都由戴法興專斷。民間傳說:“宮中有兩個皇帝,一真一假,真的是戴法興。”此外,巢尚之、戴明寶也是權傾一時。齊明帝時,中書舍人制度進一步發展,出現了“舍人省”。

image.png

  當時茹法亮、呂文顯等中書舍人四人,各住一省,稱為“四戶”。皇帝的詔令,從這四個機關發出,宰相無權過問。茹法亮權勢顯赫,太尉王儉常對人說:“我雖然地位很高,但權力怎及茹公。”另一個中書舍人茶母珍之,公開賣官,任意霸占民宅。有的官吏說:“寧可拒皇帝詔令,不可違反中書舍人的命令。”梁武帝時中書舍人朱異居權要三十余年,威震內外。他宴飲天晚,臺城的城門不敢關閉。他傲視世家大族,說:“我是寒士,今天的一班貴人都依靠家中枯骨(祖先官資)來輕視我。倘我對他們謙恭,他們反會更看不起我,所以我要先做出看不起他們的樣子來。”陳時中書舍人建立龐大辦事機構,分為二十一局,作為尚書省二十一曹直接頂頭上司。二、寒人掌握軍事。北府兵一直為世家大族掌握,孫恩起義殺了謝淡后,北府兵大權落到寒人手中。劉裕就是從北府兵出身而后飛黃騰達的。南朝的一些將帥功臣,大多出自寒人。如宋之檀道濟到彥之、沈慶之;齊之陳顯達、崔慧景;梁之呂僧珍、馮道根;陳之侯安都、吳明徹等都是。

image.png

  南朝建康城中有一支不小的禁衛軍,由制局監控制,權力相當大。在謀殺前廢帝的宮廷政變中,制監朱幼等起著重要的作用。這制局監往往由寒人掌握,齊呂文度控制制局監,掌握殿內及外鎮的發兵權,權勢極重;本來掌管禁衛軍的領軍將軍成了虛位。邊鎮是武力集中之處,由于世家大族都不愿去,梁陳時,在外邊做鎮守、領大軍的都是寒人,如陳伯之、鄧元超等。三、用寒人為“典簽”,監督地方軍權。宋、齊都普遍設立“典簽”,監督出任各鎮的宗室和各州刺史。典簽本來是地方上管理文書的小官,類似后來的文書管理員。宋孝武帝后,這個職務突然重要起來,齊以后被稱為典簽帥、簽帥或主帥,實際上成為君主控制諸王的工具,“威行州部,權重蕃君”。南朝宋多以幼少皇子出任方鎮。皇帝為控制諸王,派親信任典簽到方鎮,從此權重。

image.png

  刺史向中央呈奏公事,必須得到典簽的副署。有的典簽一年幾次回建康,匯報地方刺史情況。“刺史行事之美惡,系于典簽之口”。因此,刺史及其僚佐都要巴結典簽,希望他們在皇帝面前說好話。一些宗室諸王在典簽的嚴密監視下,言行都受到限制。齊南海王蕭子罕想游東堂,典簽姜秀不許,就不敢去。后回京哭著對母親說:“兒欲移五步亦不得,與囚何異!”齊武帝兒子邵陵王蕭子貞做吳郡太守,想吃熊白(熊背上的肉),問廚子要。廚子說:“典簽不在,我不能給。”齊明帝大殺高帝、武帝子孫,都用典簽,其力量,有時勝過甲兵。對鎮守瑯玡的齊武帝兒子蕭子倫,齊明帝本打算派兵去收捕,典簽華伯茂認為派兵去還不如把事情交給他辦,后來華伯茂只用一杯毒酒,就逼得蕭子倫自殺了。

image.png

  清朝歷史學家趙翼,寫了一部(二十二史札記),他從南朝政治歷史中,得出了兩條:“南朝多以寒人掌機要”;“齊制典簽之權太重”。這兩條反映出南朝政治歷史中的重要變化。雖然南朝寒人興起,但是門閥士族畢竟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門閥士族的完全退出歷史舞臺則是到了唐宋以后。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寒人掌機要:南朝統治階級內部的一種普遍現象

  魏(曹魏)晉以來,統治集團定了九個等第來評選人才,列在上等的叫上品,下等的叫下品。評選的標準,主要是門第。上品為高門所獨占;寒門出身的人,只能列入下品。等第不同,擔任的官職也不同。上品由清官出身,一直當清官;下品由濁官出身,一直當濁官。由濁官出身的寒門,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有轉做清官的可能。評定人才等第的官,叫做“中正”;州有大中正,郡有小中正。中正這個官,不是門第顯赫的人是當不上的。這就是所謂的“九品中正”制。“九品中正”制是門閥統治的產物,也是門閥統治的護身符統治階級中的寒門,在這個制度下,處于被高門排擠的地位。

image.png

  這種情況到南朝發生了變化唐朝李延壽寫過一部南刺的歷史書《南史》,其中有《恩幸傳》,記述了二十多名“恩幸”(皇帝寵愛的人)。這些“恩幸”,為皇帝所愛,宮位不高,卻“勢傾天下”。所有的“恩幸”都是寒門出身。寒門在南朝的地位,說明了南朝政治上的一個重要變化。這個變化,是從宋朝開始的。江南地方經濟的發展,增強了寒門的地位。寒門中,有些人成了地方豪強,有些人成了富戶。宋朝皇室的“崛起寒微”,又為這個變化準備了重要的條件列在《恩幸傳》的第一人叫戴法興。他出生在會稽郡的山陰縣(現在浙江紹興縣)。這個地方的生產力,東晉以來,一百多年中有了相當大的提高。

image.png

  戴法興的父親以販絲麻為業,所以他年輕的讀書,一個長于書法;他自己呢,歷史書上說頗知古今”,當然也是家財三千萬。人們說戴家三個兒子,抵得上這家富戶的三千萬錢人值一千萬,身價的確不小。戴法興開始在健康做倉部令史的小官。當然,這是個濁官高門出身的人,根本瞧不上眼。可是戴法興這個人,從小小的倉部令史起家,一直到操縱國家大權。宋文帝時,宰相彭城王、劉義康把他從倉部令史中提拔出來后來在宋朝皇室內部爭奪中,得到了宋孝武帝劉駿的信任。等劉駿做了皇帝,他便參與用人行政和賞罰大事了。前廢帝劉子業(孝武帝的兒子)時,有人說,宮中有兩個皇帝,一真一假,真的指的就是戴法興。戴法興是南朝“恩幸”的一個典型。

image.png

  宋明帝和阮佃夫,齊武帝和紀僧真、劉系宗、茹法亮、呂文度,梁武帝和朱異,陳后主和沈客卿、施文慶之間的關系,與宋孝武帝和戴法興的關系,差不多是一個模子鑄出來的。阮佃夫這些人,籍貫、出身和戴法興差不多,經歷也差不多,都做過中書舍人,權力中書舍人這個官,本來是中書省的僚屬,地位并不高。宋孝武呢,又一個個都“勢傾天下”這種情況,到南朝發生了變化。唐朝李延壽寫過一部南朝的歷史書《南史》,其中有《恩幸傳》,記述了二十多名“恩幸”(皇帝寵愛的人)。這些“恩幸”,為皇帝所愛,官位不高,卻“勢傾天下”。

image.png

  所有的“恩幸”都是寒門出身。寒門在南朝的地位,說明了南朝政治上的一個重要變化。這個變化,是從宋朝開始的。江南地方經濟的發展,增強了寒門的地位。寒門中,有些人成了地方豪強,有些人成了富戶。宋朝皇室的“崛起寒微”,又為這個變化準備了重要的條件。列在《恩幸傳》的第一人叫戴法興。他出生在會稽郡的山陰縣(現在浙江紹興縣)。這個地方的生產力,東晉以來,一百多年中,有了相當大的提高。戴法興的父親以販絲麻為業,所以他年輕的時候也在山陰市集上販賣細麻布。戴法興有兩個哥哥,一個勤奮讀書,一個長于書法;他自己呢,歷史書上說“頗知古今”,當然也是知書識字的。這三兄弟在山陰縣很有點名聲。

image.png

  當地有一家富戶,家財三千萬。人們說戴家三個兒子,抵得上這家富戶的三千萬錢。人值一千萬,身價的確不小戴法興開始在建康做倉部令史的小官。當然,這是個濁官,高門出身的人,根本瞧不上眼。可是戴法興這個人,從小小的倉部令史起家,一直到操縱國家大權。宋文帝時,宰相彭城王劉義康把他從倉部令史中提拔出來。后來在末朝皇室內部爭奪中,得到了宋孝武帝劉駿的信任。等劉駿做了皇帝,他便參與用人行政和賞罰大事了。前廢帝劉子業(孝武帝的兒子)時,有人說,宮中有兩個皇帝,一真一假,真的指的就是戴法興戴法興是南朝“恩幸”的一個典型。

image.png

  宋明帝和阮佃夫,齊武帝和紀僧真劉系宗、茹法亮、呂文度,梁武帝和朱異,陳后主和沈客卿施文慶之間的關系,與宋孝武帝和法興的關系,差不多是一個模子鑄出來的。阮佃夫這些人籍貫、出身和戴法興差不多,經歷也差不多,都做過中書舍人,權力中書舍人這個官,本來是中書省的僚屬,地位并不高。宋孝武呢,又一個個都“勢傾天下"。中書舍人這個官,本來是中書省的僚屬,地位并不高。宋孝武帝開始把國家的機密要轉到了中書人的手里。齊武帝時,四個中書舍人,還各設一個辦事機關,稱為“四戶”。皇帝的詔令,從這四個機關發出來,宰相無權過問。

image.png

  原來由尚書省管理的許多事務,也轉到“四戶”中來了。皇帝對于這些中書舍人,是另眼相看的。那個為江微所瞧不起的紀僧真,在齊武帝看來儀表談吐,都比得上士大夫。齊武帝有一次送紀僧真出門端詳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笑著說:“人生何必計較門戶,像紀僧真這樣的風采,士大夫哪里比得上對于劉系宗、呂文度,齊武帝也把他們和士大夫相比,說:“擔當國家大事,一個劉系宗便夠了。沈約、王融這等人,幾百個也抵不上劉系宗一個。”又說:“公卿中有像呂文度這樣操勞國事的,就不愁天下不太平了。”寒門和皇權的結合,是南朝統治階級內部關系的一個特色。齊武帝和寒門的關系,又是其中的典型。

image.png

  南朝皇帝,不但用寒門控制中央的政權機關,還用寒門來加強對地方的控制從宋朝開始南朝皇帝都用宗室諸王鎮守地方宋、齊兩朝,皇帝又通過一個叫做“典簽”的官,來監視鎮守地方諸王的行動典簽本來是地方上管理文書的小官,仿佛后來的文書管理員宋朝后半期,這個文書管理員,突然重要起來。戴法興在劉駿當江州刺史的時候,做的便是這個官。但戴法興還不是由皇帝直接派到江州去的,也不和皇帝發生直接的關系。這時候,典簽還不過是刺史的親信。宋孝武帝以后,皇帝就用親信的人做典簽,直接派往各個地方,作為皇帝的耳目。通常的情況是:一州派上幾個,輪流往返建康,向皇帝報告情況。

image.png

  從此,州刺史以下的地方官吏,便在典簽的掌握當中。皇帝對地方的控制,也就進一步加強了。齊武帝的弟弟武陵王蕭曄做江州刺史,和典簽趙握之合不來趙渥之說:“我離開江州,你的刺史也做不成了。”趙渥之到了建康,在齊武帝面前說了蕭曄許多壞話。果然,蕭曄的刺史被撤掉了齊武帝的兒子邵陵王蕭子貞做吳郡太守,想吃熊白(熊背上的肥肉,一種美味的食物),問廚子要。廚子說:“典簽不在,我不能給。”齊武帝和寒門的結合,在利用典簽加強對諸王的控制這方面是很突出的。這個原來地位低下的典簽,齊以后被稱為典簽帥、簽帥或主帥。當齊明帝蕭鸞翦除高帝、武帝子孫的時候典簽的力量,有時勝過甲兵。

image.png

  齊武帝的兒子巴陵王蕭子倫,鎮守瑯琊齊明帝打算派兵去收捕,典簽華伯茂認為派兵去還不如把事情交給他辦。后來華伯茂只用一杯毒酒,便逼得蕭子倫自殺了。清朝歷史家趙翼,從南朝統治階級內部的這些變化,概括出兩條:一條是“南朝多以寒人掌機要”,一條是“齊制典簽之權太重”。李延壽把這些寒人叫做“恩幸”,貶了一下寒人,也貶了南朝的皇帝。經過了一千多年,清朝這位歷史家,和李延壽的看法,還是相門閥統治,到南朝至少有了二百年的歷史。出身寒門的皇帝,差不遠。和高門之間,政治上的利害不盡相同,經常和寒門結合,來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這是南朝統治階級內部的一種普遍現象。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寒人掌機要為什么救不了該政權呢 是什么原因導致的

  永初元年(公元420年),東晉被劉裕建立的宋朝取代。劉宋初期,特別是文帝元嘉年間,推行政治和經濟改革,抑制豪強,獎勵農耕,促使經濟繁榮,史稱“元嘉之治”。元嘉年間的社會風氣比較好,重要的原因是皇帝的生活節儉。武帝劉裕“清簡寡欲,嚴整有法度,后庭無紈綺絲竹之音”(《宋書·武帝紀下》);文帝劉義隆曾特下詔書倡導“宜存簡約,務令節儉”(《宋書·文帝紀》)。

image.png

  皇帝以身作則,因此朝廷敢于懲治腐敗官員,特別是職位高的貪官,甚至連勢傾朝野的吏部尚書庾炳之,也因“頗通貨賄”而被免官(詳見《宋書》相關章節)。劉宋政權打擊腐敗的力度如此之大,不僅僅出于廉政的目的,也有排擠政敵,特別是壓制世家大族的用意。隨著東晉王朝的覆滅,門閥政治也告結束。但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世家大族的勢力雖漸漸退出政治舞臺,但其影響還一直延續到南朝之后。

  世家大族子弟往往盲目地自我標高,他們爭著去做所謂清要的官職,鄙薄繁雜的實際事務,其實他們根本就沒有干練的行政能力。他們往往高談闊論,卻無所作為,他們常常以酗酒、服藥為清高的標志。其實,行政上的不作為也是吏治腐敗的一種表現。更有甚者,空談與不作為,酗酒與服藥,竟熏染了社會,形成一股腐臭風氣。

  世家子弟慣于酗酒與服藥,許多士大夫也競相效仿。酗酒與服藥影響頗壞,尤其是服藥,危害最大。帶頭服藥的是魏晉時期的所謂正始名士,其中又以何晏為首,王弼、夏侯玄也熱衷此道。他們所服之藥統稱作寒食散。寒食散大多以礦物質為基本成分。其中有一種以石鐘乳、石硫磺、白石英、紫石英、赤石脂等五種無機物組成,名五石散,服用者最多,為寒食散的代表。其實,寒食散不僅毫無滋補作用,反而大有毒素。這種風氣不僅僅損害了人們的身體,而且嚴重地腐蝕了國家行政機體。

  劉宋以后,許多寒族正是在上述背景下進入政界的,而這也正適應了南方列朝壓抑世家、鞏固中央集權的需要。寒族是相對于世族而言的,其成分比較龐雜,包括莊園主、商人、未能進列為世家的地方豪強、富裕起來的自耕農等等。孝武帝為了壓制世家大族,就重用寒人(門第低微的人)執掌機要。其中,以戴法興、巢尚之、戴明寶等人為代表。

image.png

  戴法興與戴明寶在孝武帝時并為南臺侍御史,同兼中書通事舍人。巢尚之任東海國侍郎,亦兼中書通事舍人。中書通事舍人是中書省屬員,官品很低,但其上遞奏文,下宣詔命,執掌機要,因而逐漸參與決策,權力越來越重要。戴法興等人在掌握大權之后,便狐假虎威起來。他們利用手中權力,肆意納賄,大行腐敗,“多納貨賄,天下輻輳,門外成市,家產并累千金”(《宋書·戴法興傳》)。孝武帝劉駿去世之后,戴法興等人更加張揚,權勢過于膨脹,終于招致嫉恨而被殺。

  宋明帝劉?即位以后,繼續重用寒人,于是又有阮佃夫、王道隆、楊運長等寒人操持權柄,他們較戴法興等人的權勢更有過之,貪污腐敗亦不亞于戴法興等人,他們“大通貨賄,凡事非重賂不行”(《宋書·阮佃夫傳》)。小人得勢,其貪婪之心更是毫無顧忌的。劉宋朝廷就這樣迅速地被銹蝕而消亡。

  而劉宋以后的齊、梁、陳三朝,也都經歷了同樣前廉后腐、終至滅亡的過程。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寒人掌機要的形成過程是什么樣的 歷史上該制度的意義是什么樣的

  “寒人掌機要”是劉宋時開始產生的政治局面,由宋武帝劉裕開創,到宋孝武帝劉駿時全面完善而形成的一種政治局面,并被此后的南朝各代所延續。

  形成過程

  “寒人掌機要”的政治局面是經劉宋宋武帝,宋文帝,宋孝武帝三代人的努力所創造的一種政治局面,隨后貫穿整個南北朝,延續至隋唐。

image.png

  劉裕時期

  “寒人掌機要”在宋武帝劉裕時期,形成了基本的政治雛形和架構,由此奠定了南朝各代基本的政治格局。

  東晉門閥政治產生的根源在于士族專兵,皇權喪失了軍事基礎無法與門閥士族對抗,因此門閥政治橫行于東晉一朝。劉裕代晉建宋后,針對此問題,將自己的核心集團——晉末的北府兵由東晉徐、兗二州控制的方鎮武力改編為由皇帝直接指揮的中央禁軍,由中央領軍將軍、護軍將軍、中領軍、中護軍、屯將軍等武官統領,中央尚書臺(省)下的五兵尚書或皇帝所親信的寒門掌握的某些機構如制局監秉承皇帝旨令,掌管軍官任免及軍隊調動,中央禁軍也因此被稱為臺軍。臺軍的構成及地域來源雖然在宋孝武帝時加入了雍州豪族的集團軍,但臺軍一直是中央借以控制地方的主要武裝。臺軍將領幾乎全是皇帝的雇從親信或皇帝信任的寒人武將。他們通過軍功上升,以致出將入相,劉宋時期的門閥士族因此喪失了他們在東晉時期專兵的特權,失去軍事基礎的門閥士族因此再也無法對抗以強大的軍事力量作為基礎的劉宋皇權。這樣,東晉時期皇權衰弱的局面不復存在,東晉門閥政治演而為劉宋皇權政治,專制主義中央集權制度在劉宋得到重新確立。

  因此宋武帝劉裕時期,寒門出身的武將因此執掌軍權,同時劉裕在東晉義熙年間和劉宋永初年間,均推行了系列抑制豪強,重用寒門的改革措施,寒人不僅在軍事上全面執掌大權,更在政治上也獲得了參與執掌機要之職的權力,東晉“門閥與皇帝共天下”的局面徹底終結,而劉裕臨終前安排的四位輔政大臣,除謝晦以外,其他三位皆出身寒門。但必須指出,宋武帝劉裕時期,僅僅是寒人參與執掌機要之職的開始階段,這一時期門閥士族雖然已經屈服于皇權,且徹底喪失了軍權,政治上的權力也被削弱,但任何政治勢力的消亡都需要一個過程,尤其是士族雖然在軍事和政治領域越來越衰落,但他們在文化和社會上的影響力仍然存在,故宋武帝劉裕在剝奪士族軍事大權,委任寒人執掌軍權,任用寒人參與執掌機要之職,限制和打壓士族的政治特權的同時,又對主動臣服自己的士族進行了一定的拉攏和優待,以利用其在社會與文化上的影響力鞏固政權。

image.png

  文帝時期

  宋文帝劉義隆即位初期,曾借助門閥士族的影響掃除輔政大臣集團,王弘、王華范曄等門閥士族一度回歸了政治中心,但這只是士族最后的回光返照,因為此時劉宋的皇權力量經宋武帝劉裕的改革已經得到了壯大,具備了對除皇權之外的一切政治力量的壓倒性優勢,皇權的復興已經成為不可阻擋的歷史趨勢。宋文帝皇位穩固后,便開始重新回歸宋武帝劉裕的政治路線,不斷加強皇權的力量,抑制士族,任用寒人。宋文帝通過委任諸弟控制州鎮,參與執掌朝政,又加以防范,同時配備有真才實學的寒人加以輔佐,并抬高由寒人擔任的中書舍人的地位和權力,以徹底壓制門閥士族的政治影響,又進一步增加中央禁軍及太子東宮軍隊的力量,選備有杰出軍事才能的寒人擔任軍隊統領,擴充皇權的軍事基礎。皇權力量得到進一步壯大,因此門閥士族在重獲短暫的政治榮光后不得不承認現實,僅僅在回歸政治中心的三年之后,王弘、王華等高門士族又被迫上表讓出高位實權之職,范曄、劉湛等高門士族更是被宋文帝借機誅殺和鏟除。值得指出的是,在文帝委任其弟劉義康輔政的十余年間,史載其“愛惜官爵,未嘗以階級私人”,用人不論門第,出現“雖復位卑人微,皆被引接”的局面。宋文帝在位時,由文帝本人和其弟劉義康,引用的寒人與寒士,如沈慶之、秋當、周糾、戴法興、劉道產、鄧雍之、蘇寶生、王弘(此為寒門王弘,與瑯琊王氏的王弘同名)、徐爰等等。此外,地方的地方州府,宗王藩府也大量招聚寒門才學之人,充任文職僚屬。隨著文帝統治時,南方的進一步開發,經濟的進一步發展,出現了一大批通過經營土地和經營商業而致富的寒門富室,這也使得相當一批寒門有較強的經濟基礎,通過各種手段,甚至不惜私下買賣士籍,篡改籍注,尋求政治地位的上升。宋文帝在位三十年,“寒人”的力量不管是在中央還是地方州府和軍府,都得到進一步發展,這一時期的寒人主要充任具體事務的官職,這些被破格任用的寒門,其中不乏多有善政之人,如劉道產鎮守雍州期間,“百姓樂業,民戶豐贍……《襄陽樂歌》,自道產始”,這一時期也是這一新型政治局面發揮了克服魏晉門閥弊政的功效,取得最大效益的時期,史稱“元嘉之治”。

  孝武時期

  宋孝武帝劉駿即位后,在其父祖兩代人改革努力的基礎之上,大力推行集權改制,強化皇權,不僅在政治上全面削弱士族,更試圖在社會、文化等方面壓制士族的影響,同時全面起用寒人擔任要職,門閥士族因此被徹底架空淪為邊緣,寒人得以廣泛參與到朝政上來。孝武帝統治時,許多門閥士族畏懼皇權的壓力,紛紛離開政治舞臺,寒人在朝堂則進一步得到擴充,孝武一朝形成了“主威獨運,官置百司權外假”的局面,因此到宋孝武帝時,“寒人掌機要”的政治格局至此全面形成。

image.png

  孝武帝劉駿即位之初,便下詔撤除“錄尚書事”職銜,政事不得全部讓尚書令、尚書仆射處理,責令尚書省較低級的官員尚書郎勤于政事,后甚至同時置兩位吏部尚書以削弱其選舉權力,并以中書舍人戴法興、巢尚之等人處理中樞機要事務。寒人出身的戴法興、巢尚之、徐爰、蔡閑等人以低級官職專執朝權,官員選拔、升遷、獎懲,孝武帝都要和他們商議后再作決定,由高門士族擔任的尚書令、尚書仆射只剩下署空即在公文上簽名認可的權利。孝武帝同時重用江東寒門沈慶之與傖荒北人柳元景,依照兩人的功績,先后提拔為三公,開吳興沈氏與河東柳氏攀升為南朝高門的起始之路,并開創南朝寒門、寒人以軍功升為三公的先例。 [6] 此外,孝武帝還提拔孤寒衰微的袁粲為員外散騎侍郎和侍中;拔擢寒門出身的顏師伯、顏竣成為高官重臣;重用卜天生、鮑照、宗越、徐愛等寒門士人。宋孝武帝還通過委任有真才實學的寒門士人擔任州鎮軍府掌管文書的典簽,使其往來于朝廷與州府之間,讓他們負責傳遞州鎮各項要務上報給中央審核,同時負責監督,傳達中央命令和輔助地方州鎮長官處理事務,并擁有隨時將情況直接報告朝廷的權力,州鎮起兵反抗朝廷的可能性大大削弱。此外,劉宋初年曾對魏晉以來的郡縣官多為士家大族把持且任期過長的問題進行改革,地方的郡縣官開始增加了一定的寒門比例。但由于不少士族在劉宋之前就長期擔任郡縣官,而那些即使有理政才干的寒門往往因為入仕年限比不上那些士族而在郡縣官的任免中處于劣勢。孝武帝對此進行了進一步改革,詔令郡縣官的任免應以實際才干為主,取消郡縣官任免的入仕年限的門檻并縮短其任期,將郡縣官的一任六年改為三年,同時重申劉宋武帝以來的官員選拔機制,寒門士人入仕升遷的渠道進一步得到了擴充。劉宋自武帝劉裕起,就一直重視學術和教育,復興儒學,不斷排抑士族所尊崇的玄學空談之風,此前魏晉時由士族所壟斷的辦學、選舉特權也漸漸向寒人開放,達到了宋孝武帝時達到了一個高峰。孝武帝不僅在政治上全面壓制士族,在社會與文化上也推出系列舉措抑制士族的影響,如進一步倡導儒學,興辦教育,大力推行復興禮樂的政策和活動,從寒門文士中征聘儒學經師,限制士族所愛好的玄學之風,試圖將國家的力量向文化和社會領域滲透,門閥士族逐漸走向衰敗的趨勢越來越明顯。

  宋孝武帝的集權化統治也被史書稱為“主威獨運,官置百司權外假”,“寒人掌機要”的政治局面經宋孝武帝的全面完善,至此全面形成。

  歷史意義

  “寒人掌機要”使寒門庶族勢力逐步控制了政治中樞,為寒人集團登上政治舞臺,進而取代士族奠定了根基,也為隋唐科舉制的創立奠定了基礎。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寒人掌機要簡介 是在什么樣的背景下發生的

  “寒人掌機要”是劉宋時開始產生的政治局面,由宋武帝劉裕開創,到宋孝武帝劉駿時全面完善而形成的一種政治局面,并被此后的南朝各代所延續。不僅貫穿整個南朝,也被漢化改革后的北朝所借鑒以對沖門閥貴族對皇權的威脅,進而影響了整個南北朝歷史的政局走向,并延續至隋唐。

image.png

  “寒人掌機要”使寒門庶族勢力逐步控制了政治中樞,為寒人集團登上政治舞臺,進而取代士族奠定了根基,也為隋唐科舉制的創立奠定了基礎。

  歷史背景

  東晉末年,戰亂不止,在先后遭受王恭叛亂孫恩之亂桓玄之亂、盧循之亂,以及因此產生的一系列的軍閥割據混戰后,門閥士族遭到重創,門閥與皇帝共天下的政治局面已經難以再繼續維系下去。以劉裕為代表的寒門庶族勢力趁勢崛起,并先后平定了各個割據勢力從而使混戰二十余年的南方重歸一統,最終代晉建宋,在此過程中,寒門庶族勢力也因軍功而地位不斷得到上升。劉裕出身寒門,他以軍功奪取天下,因而掌握政權后,集權中央,大力削弱世家大族的軍政實權,并在中央建立了一支實力強大的中央軍(也稱臺軍),結束了東晉時期士族專兵的局面,同時重用寒門,于是寒門庶族士人,紛紛參與朝政。門閥士族進入劉宋后,雖仍高官厚祿,但所擔任的皆為清流雅職,并無實權,因而不斷被邊緣化,而寒人所擔任的如中書舍人之類的官職,品位雖低,但參與機要,出納王命,具有實權。終宋、齊、梁、陳四朝,軍政實權,均有寒人掌握。

  具體內容

  劉宋時,隨著門閥士族的全面衰落和皇權的復興,寒門庶族勢力逐漸興起,以及劉宋統治者本身就出自寒門庶族,因此采取系列抑制豪強,集權中央,重用寒門的改革措施,寒門開始在朝堂擔任要職,參與執掌機要之職,于是逐步形成了“寒人掌機要”的現象。“寒人掌機要”主要表現為以下三個方面:

image.png

  第一是寒人控制政治中樞。從劉宋開始,統治者為加強皇權以制衡門閥士族對皇權的威脅,防止重現東晉士族坐大,皇權旁落的局面,大力削弱門閥士族在政治上的影響,劉宋皇帝往往利用出身微賤而有實際才干的寒門來控制中央各部門,如尚書省的尚書令史、中書省的中書通事舍人實際把持了這兩個最高權力機構,而門閥士族擔任的尚書令、尚書仆射雖然位高,但卻被完全架空,只剩下在公文上簽名的權利,門閥士族人士越來越成為政治中的擺設,被剝奪了實權。劉宋開始,寒人之所以控制政治中樞,除了劉宋統治者為復興皇權而削弱門閥士族和劉宋皇室本身就出自寒門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由于門閥士族本身就已經越來越腐朽,在政治上不求振作,不思進取,庸碌無能,除部分熱衷于政治事務但卻又受到皇權壓制外,大多已經喪失了理政的能力和對政治的興趣,這在客觀上為寒人控制政治中樞創造了機會。

  第二是寒人執掌兵權。經歷東晉末年混亂征戰局面后,軍權徹底歸到了寒門庶族手中。劉宋開國皇帝劉裕就是以寒門庶族身份,以強大的軍事力量作為后盾,憑借著與北方流民為主的北府兵組成的北府寒門軍事集團,以軍事起家,以軍功坐大,最終改朝換代,創造了劉宋政權,此后劉裕實行軍制改革,重新構造了一套中軍和外軍的體系,建立了一支實力強大的由皇帝直接指揮的中央軍——臺軍。臺軍將領幾乎全是皇帝的雇從親信和信任的寒人武將。他們通過軍功上升,以致出將入相,劉宋時期的門閥士族因此喪失了他們在東晉時期專兵的特權,失去了與皇權對抗的軍事基礎,兵權因此完全由寒人執掌。當然,士族手中的軍權被徹底剝奪,也與士族在晉末“不樂武位”,“鄙薄武事”,以不過問軍事為清高,拋棄了東晉早期士族以武功進取的傳統,正是這些士族自身的腐朽無能,最終致使軍權逐漸落入劉裕這樣的寒門庶族手中,從此軍權再也未落入士族之手。

image.png

  第三是寒人出任地方典簽。從劉宋開始,皇帝為集權中央,加強對地方的控制,提高府州傳遞文書的官員——典簽(簽帥)的地位,同時通過委任被選拔出來的有真才實學的寒門士人擔任州鎮典簽,使其往來于朝廷與州府之間,讓他們負責傳遞州鎮各項要務上報給中央審核,同時負責監督,傳達中央命令和輔助地方州鎮長官處理事務,并擁有隨時將情況直接報告朝廷的權力,州鎮起兵反抗朝廷的可能性被大大削弱,從而使中央進一步了控制地方軍政要務,由此出現了“惟聞有簽帥,不聞有刺史”的狀況。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結語

  “寒人掌機要”使寒門庶族勢力逐步控制了政治中樞,為寒人集團登上政治舞臺,進而取代士族奠定了根基,也為隋唐科舉制的創立奠定了基礎。

相關新聞閱讀
王中王资料一肖中特成语解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