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代十大狐貍精

"

在中國歷史上,歷朝歷代都有許多女子,她們有的才華出眾,有的相貌傾城傾國,而在其中有一些卻是善于運用各種手段勾引男人的“風騷”、“浪蕩”、“無恥”的女人。把歷朝歷代搞的滅朝滅國不在少數。而今天我們要來列舉的就是其中的十大代表人物。在現在的狐貍精已經是褒義了,是指那種鳳眼微挑,身材極佳,體態婀娜,有生活情趣的女子,愛穿蝶袖衫,眼神極為媚人,說話嗲聲嗲氣的。另外看起來也很桃花,還有狐性女子的聰慧與狡黠。

古代十大狐貍精

紅顏多禍水——中國歷史上十大狐貍精

一、妹喜

 

  古代蒙讀物《幼學瓊林》中,就迫不及待的對孩子進行“警惕狐貍精”的教育:“三代亡國,夏妺喜,商紂以妲已,周幽以褒姒。”據此,把夏末帝桀的妃子妺喜,稱為“千古第一狐貍精”,應該是沒有什么問題的。她一手毀掉了圣君啟建立的夏朝

  總結一下,第一,桀很喜歡妺喜,常常把她抱在大腿上。這對一國之君,成何體統!第二,妺喜愛聽撕裂絲綢的聲音。這是浪費民力,不可原諒!但是,這兩件事情,到底是小事,最要命的是,妺喜竟然頗有丈夫氣概,桀很聽她的話。女性,尤其是出色的女性,借助男性的寵愛,取得權力,無疑損傷了全體男性統治者之間的共謀關系,所以有龍逄之死和伊尹之去,天下叛之,桀就倒霉了。不過最后和他共患難的,還是妹喜。“與妺喜及諸嬖妾同舟浮海,奔于南巢之山而死。”

  其實,夏王朝并未取得天下共主的地位,只是中原地區比較大的一個諸侯國而已。桀娶有施氏之女妺喜,是一種政治的聯姻。后來他卻背棄了盟約,導致妺喜和有莘氏部落首領伊尹聯合,滅亡了夏朝。

  與伊尹比而亡夏,這個“比”字,細推有趣。說文“密也,二人為從反從為比。”也就是密謀之意。可是依據殷墟所出土的甲骨文,考“比”字的本形,是“從兩人屈體相暱”,一前一後,或是一人用身軀包住另外一人。又尚書有“比頑童”,可見這個“比”,到底是什么。有此曖昧,妺喜也不枉當了狐貍精。

  這兩種說法竟然是完全對立的。一說桀寵愛妹喜而亡,一說妹喜失寵而亡夏。恐怕后一種更接近真相。只是不管那一種,罪孽都是女人來擔。這,就是男人書寫的歷史。 【查看詳細……】


二、妲己

 

  如果說,妺喜是千古第一狐貍精的話,那么,妲己就是狐貍精的典范了。比較一下史料中的記載就可以發現,妲己和妺喜的故事非常相似。《國語》:“殷辛伐有蘇,有蘇氏以妲己女焉,妲己有寵,于是乎與膠鬲比而亡殷”,完全就是末喜亡夏的翻版。事實上,夏朝并無文字記載,很多史實都已經湮滅,甚至套上后代的史事。比如酒池肉林的傳說,桀紂都有。

  妲己的故事其實已經囊括了后世女禍文學的基本模式:第一,她是災異的化身。第二,她是忠臣的最大敵人。第三,她陷害和地位和道德都比她高、卻不如她受寵愛的嫡室。

  分析一下這一模式是非常有趣的。這其實是上古時代就有的深刻影響中國文化的陰陽學說的產物。英雄和忠臣所代表的,是陽性的力量;狐貍精所代表的,是純陰性的力量。《易》中,非常強調陰陽的消長帶來的動態平衡,陰性力量的增長被視為一種不祥之兆。這從十二個“消息卦”中充分的表現出來。《尚書·牧誓》:“古人有言曰:‘牝雞無晨;牝雞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婦言是用,昏棄厥肆祀弗答,昏棄厥遺王父母弟不迪……”

  狐貍精是善于變幻的、不可知的、具有邪惡力量的。它的出現無疑損傷了本來作為陽性主體的君主的美德,破壞了他和陽性力量之間的同盟關系。妲己要剖比干之心而食之,就是一種“掠奪”陽性力量的表述。同樣的,姜皇后代表的是平衡的、屈從的、溫和的陰性力量。她陷害姜皇后,就要破壞陰陽之間和諧的表述。 【查看詳細……】


三、褒姒

 

  褒姒是最無辜的狐貍精。“周之興也以太姒,亡也以襃姒”,孔子感慨的“郁郁乎文哉吾從周”,后世禮法制度之楷模、八百年赫赫之圣周,據說就是被她的笑容給斷送的。褒姒的故事甚至不必后世來加油添醋。

  剝掉那些神神鬼鬼,褒姒只是一個可憐的棄嬰和女奴,因為美貌,被族人當作贖罪品捐給昏君的(有趣的是,三代狐貍精在這點上很相似:昔夏桀伐有施,有施人以妹喜女焉;殷辛伐有蘇,有蘇氏以妲己女焉。)。大家覺得她是不是該對自己的命運感到很愉快?她肯定是不愉快的。她沒有辦法反抗命運,但是她還能夠表達自己的情緒。所以她天天崩著一張臉。周幽王偏偏出盡百寶要她笑。最后的結果大家都知道。就是那個赫赫有名的“烽火戲諸侯”的故事。

  女人是不該笑的,因為笑是性感和誘惑的標志,有淫蕩和罪惡之嫌。“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應該對女人保持高度的警惕!男人除了享用女人的時候,恨不得所有女人都是苦苦的生,慘慘的死,早早打發進祠堂的靈牌里最安全。

  狐貍精褒姒有一個參照物,就是圣女息媯。楚文王滅息,擄息夫人,息夫人生了堵敖及成王,可是從來不對楚王說話。“楚子問之,對曰:‘吾一婦人而事二夫,縱弗能死,其又奚言?’”國破家亡的罪孽,總是要女人來擔。息夫人無聲的抗議,尚且要引得后世文人口水津津,責怪她怎么不干脆死了算了,襃姒,又怎么能不成為女禍的代稱,口誅筆伐的對象?老杜《北征》就一本正經的寫:“不聞夏殷衰,中自誅褒妲”,表揚玄宗能殺掉楊妃呢。

  還是李商隱詠楊妃的《華清宮》說得解氣:“未免被他褒女笑,只教天子暫蒙塵”。褒姒地下有知,一定也是露出烽火臺邊那個輕蔑的笑容。一部只許女人哭,不許女人笑的中國歷史,是多么荒唐啊。后世聊齋里面那只可愛的小狐貍精嬰寧,不是也被逼得把天真爛漫的笑容全部收起來了嗎?  【查看詳細……】


四、夏姬

 

  夏姬堪稱最出色的狐貍精。有誰像她那樣出身高貴,風情萬種,年已四旬仍然顛倒眾生。“三為王后,七為夫人,公侯爭之,莫不迷惑失意”,“殺三夫一君一子,而亡一國兩卿”呢?甚至她的女兒,也繼承了她的美貌和邪惡,嫁給叔向,生伯碩而亡羊舌氏。古今中外的狐貍精,怕只有海倫才能與之媲美了吧?

  夏姬之事,詩詠之,史載之。夏姬是鄭穆公姬蘭之女,嫁與夏御叔為妻(夏御叔是陳國之宗室),故稱夏姬。生子徵舒(子南)。御叔早卒。子南為陳靈公之大夫。夏姬通于陳靈公及孔寧、儀行父,日夜于株林作樂。詩經·陳風中有《株林》一詩諷之:胡為乎株林,從夏南。匪適株林,從夏南。駕我乘馬,說于株野。乘我乘駒,朝食于株。

  夏姬歸巫臣,是成公二年之事,離株林時代,已過了整整十年,即使我們以她13歲成婚,14歲生下兒子來計算,此時她已過40了。巫臣以10年之力,終于把夏姬娶到了手,甚至不惜丟棄地位官職,還連累了家人,和父母之邦斗智斗力,也真是少有的異數。

  這一切,充分表現了中國人愛情想象力之貧乏,和色情的想象力之豐富。西方人將愛與美聯系在一起,東方人則將美與惡聯系在一起。所謂“甚美者必有甚惡”,一切“不合乎邏輯”的感情,就是妖,就是怪。夏姬美到了極處,就必定要帶來極大的罪惡和災難。還是回到了我們前面所說的:國人太喜歡這種善與惡的二元對立。于是,美,就沒有容身之處了。 【查看詳細……】


五、六趙飛燕趙合德

 

  如果誰有耐心去統計一下在古典詩詞中提到的歷代狐貍精,趙飛燕出現的頻率一定不會低于前三名。一說起輝煌的中華文化,總是以漢唐為代表,而一說起中華美人,總是先想到漢宮飛燕,唐宮玉環。她們還合起來組成了一個成語——環肥燕瘦,把天下美人包羅其間了。她的妹妹趙合德,知道的人反而少些。然而,歷史的真相是:趙飛燕甚至算不上狐貍精,真正的狐貍精是趙合德。

  宮闈血腥爭斗,無奇不有,弒父殺子決非異聞,但是親手掐死自己襁褓中幼子,自甘絕后的,似乎只有漢成帝這個繆種。須知中國文化對子嗣的重視達到了宗教般的虔誠,歷代帝王尚且要扯著“廣求嗣繼”的遮羞布來掩飾自己的貪淫。而蠱惑他做這種禽獸不為之事的,就是趙合德。沖著這一點,她無疑也是個狐貍精。

  還有班婕妤劉驁這家伙的后宮里居然既有絕代狐貍精,又有絕代才女,真是明珠投暗!班婕妤是漢書作者班固的祖姑,《長信宮賦》和托名她所寫的《怨詩》,成了“秋扇見捐”的典故,我就不饒舌了。其實,趙飛燕得以享此盛名,和班婕妤也有很大關系。自從屈原開創了“香草美人”傳統后,中國士大夫們都慣以妾婦自居。班婕妤美貌、賢德、才華無一不缺,卻懷信佗傺,抑抑而終,可不就是失意文人的寫照?前面已經說了,狐貍精文學一大特征就是鮮明的善惡對立,美貌、賢德、多才的班婕妤,自然是只有更加美貌,但是邪惡、出身卑微的趙飛燕的絕佳對立面了。騷人們寫了無數凄凄慘慘的宮怨詩,絕對不是同情無辜少女們的命運,而是感慨自己的懷才不遇。為什么懷才不遇呢?君主不能了解他啊,奸臣陷害他啊,就好像班婕妤被趙飛燕陷害一樣。于是趙飛燕艷名和罵名通過班婕妤被擴大了。

  回頭來講趙氏姊妹。許后和班婕妤出身高貴,趙飛燕卻是宮人之子,陽阿公主家的舞女,成帝微服出行時,“見飛燕而說之,召入宮,大幸。有女弟復召入,俱為婕妤,貴傾后宮。”趙飛燕以巫蠱陷害許后,終于當上了皇后。然而“既立,后寵少衰,而弟絕幸,為昭儀。”也就是說,皇后是當上了,皇帝卻很快對她失去了興趣,得寵的反而是她的妹妹趙合德。成帝死,趙合德自盡,趙飛燕因助立哀帝,被尊為太后,哀帝死后,王莽終于充當狐貍精殺手,逼死了她。這一對姊妹罌粟花,先后凄慘的凋謝了。

  后世演繹的趙氏姊妹加強版挺多,托名劉歆實為葛洪所作的《西京雜記》:“趙后體輕腰弱,善行步進退,女弟昭儀不能及也。但昭儀弱骨豊肌,尤工笑語。二人并色如紅玉。為當時第一。皆擅寵后宮。”換成現在流行的說法,飛燕是個骨感美人,而合德是個肉感美人——當然不是肉彈型的。老祖宗的審美觀,認為骨架小小,肌膚豐勻的女子最美。飛燕走路像模特,合德談笑像明星:各擅勝場。

  這就是飛燕能作掌中舞、隨風飛去的掌故。從此后,被無數詩人們反復的吟唱過。值得一提的還有北宋秦醇的《趙飛燕外傳》(見于《青瑣高議》)。此篇素材主要來自《外傳》,而雜取《漢書》和《西京雜記》,又加入自己想象。魯迅先生說“其文蕪雜,亦間有俊語”。文筆遜色于《外傳》,但也有自己特色。比如形容趙飛燕行步“若人手持花枝,顫顫然,他人莫可學也”,又形容合德入浴“蘭湯滟滟,昭儀坐其中,若三尺寒泉浸明玉”。入浴爭寵一節,顯然受《外傳》啟發。不過作者把主要筆墨放在“啄王孫”的宮廷斗爭上,狐貍精的魅力自然不如《外傳》了。此外還有題為《昭陽趣史》的白話小說,把飛燕、合德寫成燕精、狐精轉世,文筆極差,情節惡俗,不值得污耳目了。 【查看詳細……】


七、甄氏

 

  魏文昭皇后甄氏進入這個狐貍精名錄,一定出乎許多人意料之外。然而她的風流嫵媚,非但輝映當時,縱使放眼古今,也不能不列諸前茅。蓬萊文章,建安風骨,如果沒有了甄氏的美貌來相襯托,該減了多少風情啊。

  甄氏從小是個聰明而安靜的孩子。魏書就詳載了她許多美德。不過魏書每有溢美之詞,不可盡信。然而大體可知,甄氏恪守婦德,孝敬長輩,和睦家庭,還表現出非凡的智慧。《三國志·魏書·后妃傳》載,當時天下兵亂,饑民都拿出金銀珠寶來買谷物,甄家殷實,多有積谷(古時大戶人家往往積谷而不積金,防饑防盜),趁機賺了不少。年僅十余歲的甄氏,對家人說:“今世亂而多買寶物,匹夫無罪,懷璧為罪。又左右皆饑乏,不如以谷振給親族鄰里,廣為恩惠也。”家人都認為這主意很好,就聽從了她。可以說,這個行動,既符合儒家道德,也使他們家族避免了被剽掠的厄運。

  什么樣的女子,在驚怖顫栗之中,披發垢面之際,仍不能遮掩她迷人的氣質,絕代的風華,使人一見不能自已呢?這兩段描述,《魏略》勝于《世語》,“以頭伏姑膝上”無疑比“被發垢面,垂涕立紹妻劉后”更能顯出她的宛轉嬌柔,可憐可愛。

  “人生若止如初見,何事西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魏黃初二年(公元221年),使者持踐阼不久的文帝曹丕的詔命,來到鄴城,賜夫人甄氏死,將她草草埋葬。此前,延康元年(公元220年),曹操死,曹丕襲爵,南征,把甄氏單獨留在鄴城,也就在這一年,他篡漢建魏,改元黃初。山陽公,也就是遜位的漢獻帝,戰戰兢兢地把兩個女兒獻給新帝,與“郭后、李、陰貴人并愛幸,”很能理解,曹丕不愿意把皇后的名分授予失寵了的甄氏,但是甄氏大約也想不到,她淡淡幾句怨言,竟然招來了殺身之禍。

  乖巧到無可挑剔的甄氏卻有一件風流遺事,那就是和曹植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愛糾葛。傳說曹植向曹操請求娶甄氏,曹操卻為曹丕迎娶了她,使二人抱恨終天。甄氏死后,曹植入覲,曹丕看到他,有點悔意,把甄氏的一個枕頭賜給了他。曹植行至洛水,恍惚如見甄氏,遂寫下了《感甄賦》,后被明帝改為《洛神賦》。 【查看詳細……】


八、羊獻容

 

  傾城之戀。公元319年,身著盛裝的羊獻容,從使者手中接過皇帝劉曜的詔書,被正式冊立為“趙”皇后。這一刻,她一定有點恍惚。她也許想起了五廢五立的坎坷經歷,想起了金墉城里朝不保夕的歲月,想起了洛陽城破被擄時的驚恐羞辱……她一定很難相信自己竟會有這樣離奇的命運:她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個同時曾為兩國皇后的女人。所以,在晉懷帝繼位后,她被尊為“惠皇后”,而前趙給她的謚號則是“獻文皇后”。

  一個女人的美甚至可以超越歲月風霜。這一年,羊獻容已經三十多歲了。她享盡劉曜的千般寵愛,并先后為他生下三個兒子劉熙、劉襲和劉闡。劉曜因為她的緣故,甚至不忍換他喜愛的前妻卜氏之子劉胤,而終以她的孩子劉熙為太子。如果不是劉曜敗于石勒之手,代有中原的將是她羊獻容的子孫。這無疑是在南渡的晉室臉上刮一記響亮的耳光。

  羊獻容這狐貍精之佼佼者由此得以在歷史上留下她的聲音。一般來說,講史小說往往借一點歷史的因頭,添加很多佐料,使之更活靈活現。可是《南北史演義》《兩晉秘史》等,羊獻容的形象反而遜色史書。小說作者對羊獻容的理解遠遠不如史官——或者他們根本不敢去想。所以只淡淡掃過一筆,把她寫成一個獻媚取寵的不要臉的女人。

  張愛玲在小說《傾城之戀》的結尾寫道:“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但是在這不可理喻的世界里,誰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誰知道呢,也許就因為要成全她,一個大都市傾覆了。成千上萬的人死去,成千上萬的人痛苦著,跟著是驚天動地的大改革……流蘇并不覺得她在歷史上的地位有什么微妙之點。她只是笑盈盈地站起身來,將蚊煙香盤踢到桌子底下去。傳奇里的傾城傾國的人大抵如此。”讓我們學著她調侃一下:洛陽城的陷落成全了羊獻容。傳奇里傾國傾城的人大抵如此。 【查看詳細……】


九、十宣華夫人與蕭后

 

  群居的動物,像獅子,常有一雄性首領。它負責群體的安全,也享有最大的權利,比如,占有眾多母獅。母獅在獅群中比較穩定,一個獅群往往包含好幾代的母獅。然而獅王的地位并不穩固。氣勢洶洶的外來雄獅,或者獅群里逐漸成長起來的年輕雄獅——可能就是它的孩子——會向獅王發起挑戰,試圖取而代之。經過一番激烈廝殺,落敗的一方能夠拖著殘軀逃走已然僥幸,更多時候,無論對挑戰者還是衛冕者而言都是不成功便成仁,別無選擇。

  改朝換代一旦成功,新獅王隨即擔負起了守衛領地的責任,它也順帶繼承前獅王的一班“妃嬪”。它的首領地位可以保持幾個月到幾年,直到下一個挑戰者出現。

  人類的改朝換代比之并無多少新意,成則為王敗則為寇,是幾千年不變的規則,不過是更加奸詐、殘忍和血腥罷了。連帶對前朝的“繼承”也驚人的相似——前面說了,篡位者必然要將“勝朝”妃主作為戰利品納入后宮的。

  在人類的蒙昧時代,父死子續、兄死弟續,血親之間婚姻繼承被視為理所當然。《舊約》中記載猶大次子俄南不愿與寡嫂他瑪為哥哥留下后代被上帝所惡而死去,他瑪干脆扮成妓女與公公猶大同寢,生下了雙胞胎(赫赫有名的大衛王即其后代,猶大就成了以色列十二支派始祖之一)。真相大白后,猶大承認自己的不義,因為他沒有讓小兒子示拉再娶他瑪,才使他瑪出此下策。可見古以色列民族對后裔的名分的看重,此類承續是合乎道德的。

  男人爭權奪利那點爛事,總是要女人跟著付出代價。多數被“繼承”的柔弱女子有什么能為?茍且求生而已,還要被后世的道德家口誅筆伐。隋文帝楊堅的寵妃宣華夫人陳氏,就是被“雙重繼承”的不幸者。她背上惡名,大抵不是出于自己心愿,而是被迫當了一把狐貍精。

  楊廣的皇后蕭氏,遭遇隋唐之際驚心動魄的動蕩歲月,很無辜地被史家及小說家硬生生弄成了狐貍精。蕭后的命運和隋朝的命運緊緊相連,不能不先提一提楊廣其人。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隋代這短命王朝,還來不及完成修史的工作。原始資料《大業起居注》等在戰火中散佚很多,據說魏征在《隋書》編篡工作完成后,又把手邊的資料付之一炬。《隋書》編篡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以古為鏡,可以見興替”,以隋的滅亡來提醒唐太宗吸取教訓,勵精圖治;同時也要確立本朝“正統”地位,難免對楊廣大肆抹黑。

  小說家筆下,蕭氏和李世民還有一場有趣的交鋒。《太平廣記》引《紀聞》,貞觀之年,天下富庶,唐太宗請蕭后來看看他的排場,問和楊廣比起來怎么樣。蕭氏不肯說,還拍馬屁:“彼乃亡國之君,陛下開基之主,奢儉之事,固不同矣。”李世民非問不可,蕭氏才說,隋宮燒的是沉香木,掛的是夜明珠,不像你們用膏油點燈,煙氣熏人。末了加一句“然亡國之事,亦愿陛下遠之”,骨子里無非是破落戶對暴發戶的傲慢。最妙的是李世民的反應:“太宗良久不言,口刺其奢,而心服其盛。”這當然是掰的,不過掰得真是生動。

  《隋煬帝艷史》對蕭后同樣下了大筆墨,不過主要集中在隋朝滅亡之前。把她作為后宮之主,又要討好風流皇帝,可是眼見楊廣左擁右抱,終究不免喝醋,喝醋時還得顧及自己身份體統,那種“妒不得、不妒亦不得”的處境和心態如在目前。她和楊廣少年結發的情分,寫來也有幾分動人。 【查看詳細……】

結語

隨著封建社會的顛覆,作為狐貍精載體的女人們不再從屬于男人 ,她們的地位改變了,狐貍精也迎來了對自身定義的革命。如果說,上述先狐之所以成狐,是因為形式逼人,為了生存而成精沒有選擇的話,那么現代化了的狐貍精們則完全是出于讓生活 變得更美好,擁有的物質更富足的目的去練仙的。

相關新聞閱讀
王中王资料一肖中特成语解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