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的先祖是誰?秦國的爵位是怎么來的?

  今天趣歷史小編給大家帶來秦國歷史的來源,感興趣的讀者可以跟著小編一起看一看。

  周平王東遷,鳳凰涅槃之時

  烽火戲諸侯,勤王援軍最快趕來的,是與犬戎不共戴天的秦人。(鄭國衛國晉國等諸侯來遲了,西周滅亡后才來)

image.png

  圖-前769年烽火戲諸侯之秦族勤王

image.png

  圖-前769年烽火戲諸侯之衛、晉、鄭勤王

  周王朝一方,以西周六軍為班底,加上虢公鼓、鄭桓公統領的諸侯軍隊,以及秦開統領的秦人,構成西周王朝大軍。

  在這支軍隊中,虢公鼓、鄭桓公雖然在鎬京任職,但他們是各自國家的國君,自帶一定數量的軍隊駐守鎬京。

  至于秦開,這個祖父和父親都被犬戎所殺的秦人宗主,與犬戎苦大仇深,他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殺死犬戎的機會。

  叛軍一方,是申國與犬戎的軍隊,他們從南北兩個方向,對關中進行了夾擊。

  西周在鎬京有六軍,每軍兵力為一萬二千五百,六軍就是七萬五千人。而虢公鼓、鄭桓公各自至少有一軍,他們統領的兵力至少有兩萬五千人。西周的總兵力,就有十萬人以上了。(再加上秦開統領的數百秦人)

  叛軍一方,申侯是大諸侯,有三軍為三萬七千五百人。犬戎的兵力不多,約為一萬五千。叛軍的總兵力約為五萬余人,是西周軍的一半左右。

  從兵力對比來看,西周大軍有不小優勢,因此二十四歲的周幽王戰術并不保守,他選擇了出城迎戰叛軍。

  西周王朝建立近三百年以來,還沒有哪個諸侯打到過鎬京附近,絕大多數時候都是周天子率領眾諸侯去征討蠻夷。

  周幽王認為叛軍攻入關中腹地是奇恥大辱,決定到驪山一帶迎戰叛軍,此刻他絕對沒有意識到來者多么不善。

  申侯當然不是來嚇唬周幽王,他既然已經立了周平王,就沒有給自己留后路,也沒想過與周幽王簽訂城下之盟,他就是帶著攻破鎬京,殺周幽王的決心而來。

  申侯向犬戎承諾:“破鎬之日,府庫金帛,任憑搬取。”這也算是軍功爵位的一種表現形式,犬戎人因此積極性頗高。

  驪山腳下,西周六軍擺好陣容,中間四軍是主力,由周幽王親自掛帥;左軍由西周一軍和鄭國一軍組成,共兩軍,由鄭桓公統領;右軍由西周一軍和虢國一軍組成,共兩軍,由虢公鼓統領;而秦人的數百騎兵,則跟在中軍周幽王四軍之后。

  西周十萬大軍,而且擁有規模龐大的車兵,這種軍力如果對方敢于正面對抗,恐怕會死的很難看。

  不過犬戎可是與周朝作戰幾百年的老兵油子,申國也是由申戎演變而來的,他們都熟知西周軍隊的優點和弱點。

  周軍作戰以戰車為主,車上固定向外的戈矛,戰車沖起來之后,相當于一輛汽車上插滿了兵器。一輛這樣的兵車,不僅威力大且跑得快,就是一千步兵都拿他沒辦法。

  兵車作戰的弱點,就是笨重難以迂回和掉頭,如果一次沖擊不力,還要再次回到起點,操作很是繁瑣。

  犬戎和申國的騎兵,正是利用車兵這一致命弱點,從兩翼迅速穿插到周朝大軍的側翼和身后,在對方車兵調動困難的情況下,利用騎兵的速度優勢,沖進周軍大陣,打散了周軍。

  驪山一戰,周王朝在優勢兵力下仍然輸了,結果周幽王陣亡,鄭桓公也陣亡。

  西周六軍,這支周武王伐商的精銳軍隊,一百多年前周昭王戰死時覆滅過一次,此次又重蹈覆轍再次全軍覆沒。只是這一次輸的更徹底,西周六軍這個響當當的名號,要從歷史中永遠消失了。

  其實申侯完全可以生擒周幽王和鄭桓公,因為即使周幽王和鄭桓公親征,作為天子和重臣,他們肯定是坐在戰車之上遙望戰場形勢,絕不會沖殺在第一線。

  但申侯卻沒有生擒周幽王和鄭桓公的打算,而是將他們殺無赦了。對于周幽王,申侯清楚天子活著一天,自己的外甥就名不正言不順,因此周幽王必須死。對于鄭桓公,這位新興諸侯鄭國的國君,其領土已經與申國嚴重沖突了,此人不殺更待何時!

  另一位周朝的重要人物虢公鼓,并未被申侯列入必死名單,他因此得以向東逃入自己的國度。

  最后一位是秦人的宗主秦開,他的力量最為薄弱,而且他在與犬戎的戰斗中不遺余力,但他也不在申侯必死名單中,因此也逃過一劫,向西撤兵。

  接著申侯又指揮大軍,殺入鎬京,那里有他必死名單中最后一位:太子姬伯服。

  申侯殺掉三個必死之人,貌似這場謀反的大戲應該結束了,可實際上不好的事情一旦開了頭,就很難結束。

  逝者如斯夫,這些還活著的人:秦開、虢公鼓、申侯,他們的命運又會發生什么變化呢?

  申國和犬戎聯軍,在驪山擊敗西周大軍,馬不停蹄攻入鎬京,申侯殺太子姬伯服,將外甥姬宜臼正式立為周平王。

  申侯忙著廢立之事,那犬戎人進入鎬京之后,卻忙著他們的事情:搶財產,搶糧食,搶女人!

  犬戎王進入鎬京后宮,找到那傳說中的王后褒姒,只見褒姒雖然已為人母,但其姿容態度,卻是犬戎王目所未睹;其流盼之際,光艷照人。

  犬戎王不等褒姒求饒,便一把抱上肩膀,帶入自己大帳取樂,宮中其他宮女,一概被犬戎人擄走。

  此后犬戎人馬盤踞鎬京,終日奸淫宮女和民女,飲酒作樂。犬戎人將庫中寶玉錢物搬取一空不說,還將百姓的財產也搶掠不剩。

  犬戎霸占鎬京,京城民怨四起,百姓懷念周幽王,怨恨申侯勾結犬戎,這讓申侯如坐針氈

  請佛容易送佛難,就在申侯為如何請走犬戎苦惱的時候,犬戎人自己走了。犬戎王將褒姒帶回隴東高原,犬戎大軍也帶走了周王朝累積了數百年的財富。

  犬戎本身是游牧民族,習慣搶了就走,但這次走的夠利索,為什么呢?因為周朝的勤王大軍已經開了過來!

  就在申侯擁立周平王的時候,虢公鼓也在虢國擁立周幽王之弟姬余臣為周攜王,大周王朝歷史上,出現了兩個周王對峙的局面。

  周攜王的日子可比周平王好過多了,因為勤王大軍很快就聚集到虢國,準備西進滅申侯。

  勤王大軍,主要是三個姬姓諸侯的軍隊,鄭國、衛國和晉國。三路大軍在虢國集結之后,都表示支持周攜王,并發兵西進,迫近鎬京。

  兵敗后向西撤離的秦人,也并未回到高原之上,而是駐扎在鎬京西側,等周攜王的大軍開到,秦人也重新逼近鎬京。

  犬戎正是畏懼周攜王的大軍,而遠遁而去。

  周攜王一方以姬姓諸侯為主,戰斗力強勁,而周平王一方,只有一個失去犬戎支持的申國撐腰,且申侯不得鎬京百姓支持,怎么看這周平王和申侯離死都不遠了。

  從實力對比來說,周攜王遠勝于周平王,從宗法倫理上講,周攜王也要強于周平王。

  周平王雖然是曾經的太子,但是弒父之罪,是一個罪大惡極的罪名,在將仁義禮孝放在首位的周朝,弒父之罪等于也是給自己判了死刑。

  如果沒有天降神兵,周平王和申侯,很快就會身首異處。不過歷史就是如此奇特,除了軍事戰爭,雷厲風行的外交手段同樣可以左右一國的命運。

  眼看勤王大軍逼近鎬京,申侯和周平王的腦袋搬家可以倒計時了,那么申侯到底用了什么外交手段,來化解火燒眉毛的危機呢?

  我們來看看三大勤王之師,衛武公、晉文侯、鄭國太子鄭突,個個都是好戰分子。

  衛國,最早的時候是叫康國,周武王滅商,將弟弟康叔封在康國,爵位是伯爵。

  隨后商朝后裔武庚叛亂,在鎮壓叛亂的時候,康叔戰功卓越,當時主政的周公旦,將武庚的地盤大多數封給了康叔,改賜衛氏,提升為侯爵,衛國得以開國。

  衛國的領土多從商朝舊地繼承,非常廣袤。在整個西周時期,衛國都是西周王朝在東方的方伯,統領東方各路諸侯。

  此時的衛國國君衛武公,八十幾歲耄耋之年,依然堅持親自領兵前來勤王,以他的年齡,舟車勞頓下搞不好可是要客死他鄉的,然而他還是親自統領衛國三軍前來勤王,究竟何故?

  衛武公,四十多年前,殺死大哥篡位,這是他在史書上第一次出現,形象暴力。

  不過衛武公篡位之后,修康叔之政,興辦牧業,增修城垣,政通人和。衛武公的形象大有改變,他一度念出千古名句“投我以桃,報之以李”,于是衛國進一步強大,衛國上下也無人去提衛武公那個弒兄的污點。

  把衛國治理好了,衛武公受邀到西周鎬京,當起了周厲王的卿士。不久后,鎬京爆發了著名的“國人暴動”,周厲王被百姓趕到幾百里之外,到死都沒有回來。周厲王流亡的十四年間,周朝實際上沒有天子,史稱共和執政,實際上就是衛武公衛和執政。

  在極其混亂的局面下,衛武公力挽狂瀾,止住了民變,控制了局勢,他的能力可不是浪得虛名。

  周厲王死后,衛武公立周宣王為天子并輔佐之,周朝出現了“宣王中興”的局面,這其中衛武公功不可沒。

  衛武公叱咤風云幾十年,后來老了才離開鎬京返回衛國,可他人老心不老,可謂“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眼看西周王朝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他衛武公怎能作壁上觀,這個時候的周王朝,也需要他這個德高望重四朝元老站出來說話。

  再看第二位勤王的晉文侯。

  晉國,始封是周成王的弟弟唐叔虞,爵位為侯爵。以國土面積而論,晉國不算大國,晉國在西周時期的影響力也不是特別大,屬于二、三流諸侯。

  晉文侯二十歲的時候,他父親過世,叔父篡位,身為太子,他只得帶著弟弟晉成師逃往鎬京。起初周宣王并不支持晉文侯回國爭奪繼承權,晉文侯只能含恨呆在鎬京。

  三年之后,周幽王即位,即位的第一年,便借西周大軍與晉文侯,一舉奪回國君之位。

  可以想象,晉文侯對周幽王,那是一種什么感情,如今周幽王有難,他晉文侯豈能坐視不管。

  第三路勤王的是鄭國太子鄭突。

  鄭國是個新興的諸侯,鄭桓公是周幽王的叔父,得到封地不久,爵位是伯爵。

  鄭桓公并不滿足關中那一點彈丸之地,他與兒子鄭突,先是在中原要挾東虢和鄶國,從東虢和鄶國獲得了十座城邑。后來通過這個根據地,數年內不斷擴張領土。

  在“烽火戲諸侯”前,鄭桓公在西周鎬京擔任卿士,輔佐周幽王,撈取政治資本;而太子鄭突,則統領鄭國軍隊不斷擴張領土。

  如今周幽王和鄭桓公遭到犬戎和申國的圍攻,太子鄭突沒有任何理由不救駕。(此時他還不知道父親已經戰死)

  申侯和周平王,面對這三路來勢洶洶的勤王之師,何去何從?

  當三路大軍逼近鎬京,申侯派出的使臣也趕到勤王大軍的軍營,一場大談判開始了。這場談判的難點,在于申侯必須滿足三路諸侯的需求,還不能搞偏袒,讓三方都滿意。

  對于衛國,申侯開出的條件是:封公爵!

  西周有兩個姬姓公爵,虢國和虞國,虞國國力比較弱,虢國實力稍強,但是國土面積也并不是很大。衛國恰恰相反,地大物博,爵位卻只是侯爵,若能名正言順獲得一個公爵,衛國好處多多。

  首先,衛國的地位將大大提高。以往周天子邀請諸侯到鎬京,在祭祀或者酒宴的時候,是按照爵位來安排座次的,能夠排在前三位,面子上可完全不一樣。(當初第四等子爵的楚國國君,居然被安排去灶房生火)

  然后,作為東方的方伯,衛國太需要這個公爵了。因為東方還有齊、魯等國也是侯爵,若衛國以公爵身份來號令諸侯,自然比之前的侯爵身份理直氣壯多了。

  而公爵身份,恰恰也是虢公鼓不能給的,若是給了等于削弱自己,而虢公鼓在擁立周攜程王的過程中居功至偉,自然不會讓主要功勞旁落給其他諸侯。

  申侯的這個公爵條件,切中時弊,直接命中要害,衛武公若是不同意,即使滅了周平王,他又能得到什么呢?

  衛國給了公爵,對于晉國,絕不能再侯爵升公爵,否則就不能體現衛武公升公爵的價值,衛武公說不定會翻臉。

  申侯許諾晉文侯,一個有限開火權。就是給諸侯劃定一個區域,在這個范圍內,無論與誰作戰,攻滅了誰,都代表正義。

  有限開火權最早出現在西周初期,當時西周王朝給齊國一個權力:東至大海,西至黃河,南至穆陵,北至無棣,都是齊國可征討范圍。齊國正是利用這個有限開火權,對四周諸侯取得法理上的優勢,然后逐步兼并擴張。

  如今申侯給晉國開出的,是一個在河東地區的有限開火權。河東地區,土地平坦,諸侯密集,人口眾多,若是能夠統一河東,晉國將跨越到一流諸侯行列。

  晉文侯與弟弟晉成師對視一笑,他欣然接受這個河東地區的有限開火權。后來晉國正是利用這個有限開火權,逐步統一河東地區,接著雄霸太行山,成為春秋霸主。

  申侯基本是開了兩張空頭支票,自己什么也不用付出,就搞定兩路勤王之師。可是對于鄭國太子鄭突,若不拿出點實質的內容出來,可不容易擺平。

  太子鄭突知道父親鄭桓公已經陣亡,失父的痛楚和為父報仇的情緒纏繞著他,何況申國與鄭國本就存在地緣上的沖突,申侯要怎樣才能化干戈為玉帛呢?

  事實上申侯可沒少費心,他首先是決定將女兒嫁給太子鄭突,與鄭國聯姻,仇家變親家。接下來的兩個條件,可就更是實實在在的。

  封鄭突為輔佐周平王的卿士,就像鄭桓公輔佐周幽王一樣,恢復鄭國的這個權力。

  當然,最重磅的條件,是允許鄭國調動周朝的軍隊進行征討。動用周朝軍隊,以前也有過先例,但都是臨時性質,若要長期持續征調周朝軍隊,還沒有任何諸侯能享此殊榮。

  實話講這一點太具誘惑力,以至鄭突可以放棄一切節操,忘記眼前的父仇,轉而支持周平王。后來鄭國正是頻頻起用東周的軍隊,才從十座小城開始擴張,迅速成為東周初年的大國,小霸中原。

  衛武公和晉文侯,若不是看在鄭突喪父的份上,絕對不可能允許這個承諾存在。

  搞定三路姬姓勤王大軍,還有一個周幽王的鐵桿支持者秦開,申侯也開出了及其誘惑的條件:爵位+有限開火權。

  只要秦人支持周平王,秦開可以立即得到伯爵的爵位!同時秦國獲得岐山以西的有限開火權,申侯希望秦國去對付岐山以西的虢國。

  申侯給衛國和秦國的好處,以爵位為主,那么周朝這個看不見摸不著的爵位,為何如此值錢呢?

  周朝的爵位提升,實際上是非常難的,像鄭桓公雖然深得大哥周宣王厚愛,也只封了一個伯爵(第三等)。

  我們將現代人的學歷與當時的爵位對應起來,就能明白周人為何如此看重爵位了。

  如果將諸侯的爵位比喻成現代的學歷,那么我們不難看出,衛國由碩士到博士,秦國更是從小學直接升本科。

  不割地,不賠錢,一通爵位封下來,申侯的這幾個死敵,居然全都成了盟友!申侯真是化腐朽為神奇啊!

  除了爵位,秦人還可以在岐山以西的土地上,無限開火!

  關中岐山以西的土地,這時候還是虢國的領土,申侯將這里封給秦人,是希望秦人不遺余力去攻擊周平王的敵人虢國。至于更西部高原上犬戎的領土,本就不是西周管轄范圍。由于攻取這些地方也并不現實(雖然秦國后來真的攻占了這些地區),其他幾個姬姓諸侯并不會眼紅。

  勤王諸侯雖然都與周平王合作了,但如果他們離開鎬京,周平王能舒服地當天子嗎?

  恐怕不能,因為犬戎在鎬京焚燒宮闕,大肆搶掠,鎬京已經殘破不堪,犬戎人還可能隨時光顧關中,而關中東西兩頭都歸那個立周攜王的虢國所有,周平王絕對不安全。

  鎬京府庫空虛,頹墻敗棟,申侯決定將周王朝的都城東遷,給外甥找個平安而富足的地方。要說安全,四面都是敵人的關中,是最不安全的地方,周平王只有東遷,才是唯一的選擇。然而東遷,遷到哪里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似乎也不用過多計較,周朝本來就在中原設有洛邑這樣的陪都。洛邑為天下之中,宮室規模與鎬京相當,歷任周天子常到洛邑,接受東方諸侯的朝貢和會盟。

  遷都到洛邑,似乎就是周平王唯一的選擇了,但是遷都這個事情,還得鄭國、衛國、晉國和秦國這幾路人馬護送。因為周平王東遷,必經之地就是虢國,若沒有強大的軍隊護送,無疑是羊入虎口。

  申侯開始組織東遷的工作,殊不知鎬京左有殽函,右有隴蜀,被[pī]山帶河,沃野千里,天下形勝,莫過于此。而洛邑雖是天下之中,但其勢平衍,且處于四戰之地。所以周成王雖建兩都,但是歷任天子仍然駐扎鎬京,以振天下之要,留東都洛邑只是以備一時之需。

  申侯只顧眼前避難,棄鎬京而遷洛邑,此后周王室衰弱而一蹶不振,申侯要負責任。

  很快,東遷的大軍就開拔了,九歲的周平王在衛國、鄭國、晉國、秦國的護送下東遷。

  護送大軍到達很快就到達虢國境內,這回虢公鼓傻了眼,西進的勤王軍這回變成了叛軍的護送軍,虢公鼓只恨自己政治經驗不足。

  崤山某處山峰,虢公鼓統領他的軍隊,眼看著周平王的大軍浩浩蕩蕩通過。

  虢公鼓顫抖的右手握著令旗,只要他一舉起令旗,虢國軍隊就會殺向函谷,與護送大軍奮力一戰。

  虢公鼓身旁一位將軍催促道:“君上,莫失良機啊!”

  虢公鼓身后一位老臣卻勸阻道:“君上,骨肉相殘不可為,且賊兵勢大,若姬姓同室操戈,必然壯大了賊人。”

  虢公鼓臉色難看,猶豫間周平王的大軍已經全數通過函谷。

  那領兵的將軍嘆息道:“君上,日后再無此良機!”

  公元前770年,九歲的周平王在各路大軍護送下,兵不血刃平安抵達洛邑,東周王朝開始了。

image.png

  圖-周平王東遷

  鄭國、衛國、晉國,恰好離洛邑都不遠,周平王的母國申國也在并不遙遠的南陽盆地,周平王終于感覺安全了。

  但是事情并未就此結束,周平王還必須洗刷掉弒父污漬。周平王弒父即位,后世文人墨客并未對這一惡劣行徑口誅筆伐,究竟為何呢?

  周平王成年之后,通過太史的文筆,藝術化處理了這段歷史。他將周幽王描繪成一個該死的國君,將褒姒描繪成妖女,將虢公鼓描繪成小人。

  大凡末代天子,一般都奢侈無度、窮兇極惡。夏朝末任天子姒,建造酒林肉池和長夜宮,殺個人像踩死只螞蟻似的。商朝末任天子商紂王,建造摘星樓,發明各種酷刑,挖人心,逼人吃子女的肉。

  可是周平王的父親周幽王,顯然并無這些不良嗜好。周平王努力讓太史營造一種周幽王時期,民不聊生,百姓痛恨周幽王的環境。

  可事實上,真正造成鎬京和關中地區民不聊生的,是與申侯勾結的犬戎下山之后,對關中鎬京掠奪所造成的,或者說關中民不聊生是周平王造成的,而不是周幽王。

  至于烽火戲諸侯,這完全是偷換概念,即便烽火戲諸侯是真實的故事,驪山上的烽火也不可能讓關外的諸侯看見,而關內的諸侯已經沒有幾個有實力也愿意勤王的,有實力也愿意勤王的秦人,顯然不是看到烽火而來。地處中原的衛國、晉國、鄭國,以及地處隴西高原的秦人,是無論如何也看不到烽火的。

  總之,周幽王并不見得是什么窮兇極惡的國君,他沒有周朝史書中描述的那么壞。

  再看褒姒,東周史書竭盡全力妖魔化褒姒,把褒姒描繪成,一個宮女與蜥蜴交合,歷經數十年產下的妖女。由于古代無法解釋神鬼,東周史書描寫的這件事情最終被司馬遷的《史記》收錄,因此褒姒是妖女的傳說就流傳了近三千年。

  褒姒對待前任太子,并未趕盡殺絕,而是將太子送到母國申國。對比申侯和周平王入鎬京后,一定要將褒姒的兒子姬伯服殺死,誰更狠毒,不難得出結論。

  另外一個重要人物虢公鼓,被周平王抹得比炭還黑。

  虢公鼓是四大公爵國之一的國君,又是輔佐周幽王的三公之一,位高權重。按道理周平王的史書,稱虢公鼓應該為虢公,而不是東周史書上直呼其名虢石父。

  周平王有意要誤導后人:這個虢石父是一個被周幽王崇信的奸詐小人,他的出身低微。(改變虢公鼓在周王朝德高望重的身份,降低他的影響)不過1989年三門峽虢國古墓出土的青銅文物,讓后人驚奇地發現,虢石父原來就是虢國國君虢公鼓!

  還有一個人物,周攜王,十年后他將被晉文侯所殺。東周史書對周攜王這個人物只字不提,以達到周平王是唯一天子候選人的效果。

  通過一系列篡改歷史,周平王成了東周王朝的開國之君,坐穩了天子寶座。

  到春秋中期,孔子痛恨那樣一個亂世,寫道:“禮崩樂壞,王室式微。”

  關于“禮崩樂壞”,太史公司馬遷更是直接寫道:“春秋之中,弒君三十六、亡國五十二,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勝數。”春秋時期被殺的國君有三十六個,亡國的諸侯有五十二個。

  禮崩樂壞,就是從周平王弒父殺弟而即位、鄭武公(鄭突)抱殺父仇人大腿開始的。周平王和鄭武公,正是春秋時期禮崩樂壞的始作俑者。

  不過周平王東遷,獲益的人也不少,包括鄭國、晉國、衛國、秦國、申國都是既得利益者。

  鄭國,表面上是最大的獲益者,與洛邑最近的鄭國,很快成為了春秋一小霸。只是后來鄭國被楚國削弱,戰國時期又被韓國所滅,沒有保全這次東遷的勝利果實。

  晉國,也是這次東遷的獲益者,正是從此之后,晉國滅了周圍大大小小數十個諸侯,成為春秋中原第一霸主。若沒有三家分晉,晉國統一天下的概率非常大。

  衛國,繼續穩定占據著大片富饒的土地,成為公爵國后,衛國地位僅次于周朝。不過后來衛國被赤狄侵擾,也沒有保持住勝利果實。

  申國,看似是很大的獲益者,但是自此之后申國與姬姓諸侯產生了永遠也難以愈合的裂痕,以至于楚國猛攻申國幾十年,沒有一個諸侯救援。這就是報應啊!

  秦國,有了周朝的爵位,很快將名正言順地占領虢國在關中西部的土地,并且一步步蠶食關中的土地,最后全據關中,再一步步統一天下。秦人統一天下的第一個必要因素,正是周平王東遷!

  周平王東遷,本是想通過一次遷都,重振周王朝雄風。

image.png

  圖-周平王東遷

  然而周平王東遷,卻成為秦國由小家族向大諸侯發展的轉折點。鳳凰涅槃,重生的不是周朝,而是秦帝國!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王中王资料一肖中特成语解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