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除了娛樂還能成為政治工具?楊貴妃竟跟“叛軍頭子”快活跳舞?

  舞蹈除了娛樂還能成為政治工具?楊貴妃竟跟“叛軍頭子”快活跳舞?下面趣歷史小編為大家詳細介紹一下相關內容。

  盛唐時代,大名鼎鼎的長安城,有一種美妙的說法,叫做“八水長安”。由于李唐崛起,全世界的財富開始瘋狂地跑到長安城,無論中國邊界的疆域,還是高鼻梁、藍眼睛的遠方外國人,都把長安城當成了天然的淘金之地。他們就像趕集那樣云集于此,隨著日月消磨,這些聲腔各異的外國人,也漸漸地變成“老西安”了。

  說到做生意、交朋友,華夏人與外邦人異曲同工,都非常在行。在談起歌舞宴樂,公共交誼,那些外國人更是天生的高手。

  比如,風行一時的“燕樂”,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燕樂,是唐宮廷和權貴在宴飲交誼時所用。唐高祖時,已經掌握了前朝傳下來的“燕樂”多達九部。

image.png

  有趣的是,善于征戰的唐太宗隨后破了高昌,迅速獲得了“高昌樂”,足見,大唐燕樂的規模空前絕后。其中包括了:燕樂、清樂、高麗樂、天竺樂、西涼樂、疏勒樂、康國樂、安國樂、龜茲樂和高昌樂。顯然,除了燕樂和清樂屬于“中國土產”之外,其余的都是胡人的杰作。

  那些遠來的“胡人”多用琵琶。琵琶聲或長或短,或高或低,出閭入巷,處處飄蕩。看來,胡人非常愿意人前打交道。

  盛唐時代,長安城里有很多杰出的青年音樂家,都是胡人血統。他們進宮廷,入士大夫之宅,走坊里之間,處處演奏、極為歡暢。

  長安人愛熱鬧,當然需要樂舞,即便滿街筒子都跑來了異邦人,也會毫不憐惜地集體歌舞,哪怕深宅大院里的漂亮女性也不例外,她們早就成為社交主體,異邦的女性們唱著曲子,手挽手,臂聯臂,在月下踩地為節,且蹈且舞,謂之踏歌。712年,長安城里的“上元節”,趕到正月十五日夜,皇城“安福門”大作燈會,宮人連袂踏歌,氣氛極為熱烈。

image.png

  唐太宗執政時,著名高僧——玄奘,從“宏福寺”移至“大慈恩寺”,沿途一直有太常卿所率樂舞團隊隨行演奏。除了唐政府的九部樂工敬送玄奘,長安縣令和萬年縣令所帶樂工也在敬送。總共有一千五百多輛車供樂工所乘,浩浩蕩蕩,聲沖云霄。要知道,龐大的歡送隊伍里就有遠來長安的異域男女啊……

  趕到武則天臨政時,長安城民間大興“波寒胡戲”,無非是集體為舞,揮水相嬉。諸坊皆有此舞,長安人滿懷激情,應鼓跳躍,有的甚至不畏天冷,竟裸體而蹈足。其實,所謂“波寒胡戲”源于康國,在北周時由龜茲傳至中國,一旦流行長安,便具廣場性和群眾性。顯然,男女狂歡根本就不分國界和語言了。

  有唐一代,歌舞盛行。所謂“軟舞”,專指輕婉柔盈的舞蹈。所謂“健舞”,以力度速度大顯剛勁敏捷而得名。軟舞與健舞,當然是更多的外國男女唱主角了。

image.png

  唐玄宗時,康國獻“胡旋女”,長安便有了“胡旋舞”。下屬們見皇帝陛下那么迷戀“胡旋舞”,大面積的迎合之聲,轟然躍起。對于這種“胡旋舞”,安祿山使勁兒跳,楊貴妃也使勁兒跳。這兩個明星人物,居然有膽量,在唐玄宗跟前一塊兒跳舞,那種共同歡樂的氣氛,感染了每一位在場的人士。想想,的確嚇人吧?誰不知道,安山、史思明,個個兒都善于偽裝自己,很快就變成赤裸裸的“叛軍頭子“了。

  別忘了,安祿山屬于“栗特人”,他甚至喜歡跳“單舞”,盡管自己體重320斤、大腹便便,卻能在唐玄宗面前仍能迅疾如風。看來,舞蹈早就變成看不見的政治工具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王中王资料一肖中特成语解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