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大鼠疫的危害有多大 那場災害到底有多恐怖

  史學界普遍認為,明朝末年那場席卷華北地區的鼠疫,是壓倒明朝的最后一根稻草,尤其是上海交通大學歷史學系教授曹樹基與李宇尚提出“老鼠亡明”的觀點后,這一觀點更加深入人心,為更多的人所接受。

  據史料記載,明朝末年旱災頻發,僅萬歷期間就發生過三次大旱災,每一次都引發過鼠疫,崇禎十四年的那場大旱,更是歷時四年之久。

  旱災造成的直接結果是出現大量逃荒的難民,人沒吃的,老鼠也沒吃的,也要逃荒保命,隨著難民到處遷徙,寄生在老鼠身上的鼠疫桿菌,就這樣傳給了難民,傳播到了更廣闊的區域。

image.png

  1644年明末形勢

  有人曾目睹過這樣一幅駭人的景象:崇禎十四年夏天,在內陸地區突然出現大群大群的老鼠,它們互相咬著對方的尾巴,視死如歸地渡過大江大河,進入安徽河南河北等地。

  大旱加上寒冷(隨著萬歷四十六年廣東的一場大雪,明朝遭遇了一個“小冰河期”),糧食減產非常嚴重,餓得難受的災民先是挖老鼠洞穴中的糧食來吃,接著又吃老鼠的尸體,終于導致鼠疫大暴發。

  恐怖的景象首先是從山西開始的——“萬歷八年,大同瘟疫大作,十室九病,傳染在接踵而亡,數口之家,一染此疫,闔門不起”。

  大同首當其沖之后,疫情很快擴散至山西全境,接著向周邊省份傳播,崇禎十年傳到了陜西米脂,也就是李自成的家鄉。

  鼠疫給米脂帶來的慘景,并不亞于大同,病者先是腋下和大腿間生一個硬包,然后吐血而死,服藥無效,親友們即使有活著的,也不敢問吊,有人一家死絕,無人收葬。

image.png

  崇禎皇帝,朱由檢(1611年—1644年)

  據《明史》記載,崇禎十四年,鼠疫傳到北京大名府。

  那年春天開始,大名府就沒下過一滴雨,地里的麥苗被蝗蟲吃光,加上鼠疫大行,餓死人無數。

  督催漕運的戶部給事中左懋第心急如焚,在途中給朝廷上疏說,他從靜海抵山東臨清,見人民餓死者三成,因瘟疫而死者三成,剩下的四成只好為盜,米價瘋長,一石米竟然要二十四兩銀子,人死后馬上就成了活人的食物。

  當年七月,北京在劫難逃。

  在北京,鼠疫引起的病癥叫“疙瘩病”,人身上一旦出現一塊隆起的肉就沒救了,活不過一個時辰,北京人因此而死的達十分之四五。

  這是夏秋兩季的情景,到了春天情況更為嚴重,發病癥狀是嘔血,一嘔就死,有的一家數口全部死絕。

  沒多久,瘟疫又傳到了天津,很多人早上染病晚上就死了,“排門逐戶,無一保全”。

image.png

  明末農民起義

  崇禎十六年,疫情進一步加劇,北京及周邊地區同時大爆發,“病者吐血如西瓜水立死”,北京城中每天死亡人數超過萬人,運送棺材出城的隊伍把城門都堵了,通州和昌平等郊區的疫情也大同小異——“見則死,至有滅門者”。

  北京城死者當中不但有大批的小販、雇工,還有大批士兵,甚至連叫花子都死得一個不剩。

  朝廷不但未采取有效的防治措施,還變本加厲地增加賦稅,各地民變便不可避免地爆發了,其中最著名的一支起義隊伍,其領袖就是地球人都知道的李自成。

  雖然早在崇禎二年,李自成就因其他原因參加了農民軍,但他后來能夠輕而易舉地占領北京,不能不說那場鼠疫幫了他的大忙。

  李自成的五十萬大軍,是于崇禎十七年四月十六開到北京城外的,那時的北京城,已經被鼠疫折磨了一年多,迎接他的,是早已元氣大傷的一座“空”城。

image.png

  李自成起義圖

  守衛京師的雖然有三大營的軍隊,但士兵因鼠疫死亡過多,已徹底失去野戰能力,原有的近三萬匹戰馬,還能騎乘的竟然不到一千匹,據守內外城墻十五萬多個垛口的,是區區五萬羸弱的士兵,平均一個士兵要守三個垛口。

  這些士兵,都是大疫之下僥幸活下來的,“衣裝狼狽,等于乞兒”,而且像是十天半月沒吃飯的乞兒,虛弱得只能坐在地上,以至于用鞭子抽都抽不起來。

  實際上,李自成的農民軍雖然聲勢浩大,人數眾多,但戰斗力卻不怎么樣,多次被官軍打得滿世界亂跑,尤其是不久前的那場寧武關大戰,李自成雖然最終贏了,卻被守軍周遇吉的區區數千人干掉七萬多人,以至于李自成想打退堂鼓,“寧武雖破,死傷過多,自此達京師,大同、宣府、居庸關重兵數十萬盡如寧武,吾輩豈有孑遺哉,不如還陜圖后舉”,若不是攻下寧武關后大同總兵姜瓖主動投降,恐怕他真的退回陜西老巢去了。

image.png

  李自成(1606年9月22日—1645年5月17日)

  如果不是這場鼠疫把北京整得這么慘,李自成能順利拿下北京嗎?

  當時的北京守軍,一是鼠疫導致數量急劇下降,從十萬驟降至五萬,戰斗力更是無從談起,二是軍隊腐敗嚴重,軍心渙散,以至于當官的不得不低聲下氣地求他們守城,仍然“逾五六日尚未集”,愿意守城的士兵,還不如三四千“勇敢”地走上城墻的太監

  然而,盡管北京守軍到了如此狼狽的程度,李自成的五十萬大軍也是打了兩天才把北京搞定。

  他的軍隊之所以能夠如此迅速地抵達北京,也是拜這場鼠疫所賜,若不是鼠疫間接地摧毀了明朝其他地方的防御系統,這支更多由各地災民組成的“烏合之眾”,恐怕連北京的邊邊都摸不到——正如李自成自己所說,假如大同、宣府、居庸關的明軍也像寧武關守軍那么能打,他的幾十萬大軍,恐怕一個也剩不下!

  北京倒是拿下了,李自成也如愿以償地住進了紫禁城,然而短短數十天,他就于稱帝的第二天退出了北京。

  原因是他的軍隊也感染了鼠疫,本來就不怎么樣的戰斗力更是讓人捉急,根本不是清軍的對手,盡管后者的數量比他少得多。

image.png

  闖王入京

  那么問題來了,既然李自成的軍隊與清軍有過“親密接觸”,為什么清軍沒有感染鼠疫?難道滿人天生對鼠疫具有免疫力?當然不是這樣。

  這個問題,曾經一度困擾了學術界很久,后來還是歐洲人幫忙揭開了這個謎。

  眾所周知,早在十四世紀,歐洲就爆發了一場大鼠疫,導致兩千五百多萬人死亡,幸存者還留下了相關壁畫和文字,后來人們對那些壁畫和文字進行研究,發現那場鼠疫害死那么多人,卻單單放過了騎兵

  他們由此得出結論:鼠疫是經老鼠身上的跳蚤傳播的,而跳蚤討厭馬的氣味,所以騎兵很難被鼠疫傳染。

  而當時的清軍,也主要由騎兵組成,所以有人推測,清軍之所以未被鼠疫傳染,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王中王资料一肖中特成语解特